返回 番外三 林敞生:愿君多采撷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

  番外三 林敞生:愿君多采撷 (第1/2页)

    林敞生在时婉儿的搀扶下想站起来,但是刚一用力,腿上便传来一阵剧痛,整个人顿时就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林大夫!”时婉儿惊呼一声,林敞生对着她摆了摆手,艰难地说道:“我的腿可能断了,站不起来!”

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?”时婉儿听到林敞生这么说,心里顿时就纠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敞生拿眼偷偷地看时婉儿,见她满脸焦急,脸上一片担忧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不好。”时婉儿哽咽着,愧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。就是普通的摔断腿。回去把骨头接一下就好了。”林敞生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    时婉儿听了这话,满脸惊讶地看着林敞生。

    “你都已经这样了,还叫不碍事?”

    林敞生不语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背你回去。林大夫,你赶紧上来。”时婉儿说完,背对着林敞生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林敞生皱眉,说:“你一个弱女子,怎背的动我?要不你就先回去,给我家医童知会一声,让他来寻我。”

    时婉儿听了林敞生说的这话,冲他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弱女子。林大夫,你放心吧,我绝对背的动你。事不宜迟,你赶紧上来!”

    时婉儿说完,怕林敞生有所推脱,更怕林敞生腿上的伤口恶化,于是直接拉着林敞生的胳膊往自己背上推。

    林敞生拗不过时婉儿,半推半就上了时婉儿的后背。时婉儿背着林敞生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时婉儿走得很慢,林敞生趴在她的背上,看见豆大的汗珠沿着她的额头流下,滴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无言,待回到医馆时,子心可被这两人狠狠地吓了一跳!

    “师父,你不过就是去还个手链,怎么弄成了这副样子。”子心走到时婉儿身边,把林敞生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手链?”时婉儿有些疑惑地看着林敞生。

    子心这么一说,林敞生顿时才想起来,自己来寻时婉儿,可不是来还手链的吗!

    “昨日你来我这儿看病,把手链落在我这儿了。”林敞生从怀里拿出那串红豆手链,递给时婉儿。

    时婉儿接过,细细看了,恍然大悟地说道:“噢,我说怎么不见了呢,原来是落你在儿了!”

    “谢谢林大夫。”时婉儿收好手链,对着林敞生笑了笑,说道。

    把林敞生送回了医馆,时婉儿便告辞离去了。林敞生看着时婉儿离去的背影,眼里闪过一阵落寞。

    她这就走了,以后……还会再来吗?

    早知道,就不把手链还给她那么快,嗨!都怪子心多嘴!

    子心看着林敞生,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。他这师父,怎么就这么别扭呢?喜欢人家就直说啊,老是只知道看,就算把门都看破了,人也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“师父,人走了。我把门关上了?我看您这腿啊,没十天半月是好不了了!”子心说。

    林敞生不语,心里想到,幸好,时婉儿掉下来的时候他垫在下面,若是受伤的是她,就不是摔断腿这么简单了,指不定半条命都去了!

    子心帮林敞生接好腿,便嘱咐林敞生好好休息,就给林敞生煎药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林敞生正在内室看着医书,子心忽然掀帘而进,笑着对林敞生说道:“师父,您猜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谁?”林敞生从书后面抬起头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子心脸上闪着得意,没有回答林敞生的话,而是对着门外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夫人,我家大夫就在里面,您请进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迈步走了进来,林敞生见了不免惊愕,居然是时婉儿和安哥儿!

    “林大夫。”时婉儿冲着林敞生笑了笑,把手里提着的食盒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昨日真是多亏了你救我,这是我熬的骨头汤,对您的伤好。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……”林敞生显然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,一旁站着的子心低头偷偷笑了一声,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林大夫,这是我家娃娃。唤安哥儿。安哥儿,快叫人!”时婉儿对安哥儿说道。

    安哥儿牵着时婉儿的手,看着林敞生的眼睛闪着疑惑,脸上没有丝毫胆怯。安哥儿走上前,响亮地喊了声:“叔叔好!”

    “叔叔……”林敞生有点哭笑不得,心里说道:“我可不是你什么叔叔,我是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叔叔,莫非是伯伯?”安哥儿见林敞生似乎有点尴尬,于是又说了句。

    林敞生听了这句话,顿时更无语了。

    罢了,还是叫叔叔吧。

    林敞生伸出手,轻轻地摸了摸安哥儿

  番外三 林敞生:愿君多采撷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